高瑀(当代画家)

编辑:绕道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4 11:03:24
编辑 锁定
高瑀,1981年出生于贵州。2003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获学士学位,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中国当代青年艺术家之一。
中文名
高瑀
国    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贵州
出生日期
1981年
职    业
青年艺术家
毕业院校
四川美术学院
主要成就
艺术中国·年度青年艺术家提名
绝对伏特加中国限量版“72变”
代表作品
《长在红旗下》、《达达开会 》、《为落选者干杯》 、《黄继光》

高瑀个人简介

高瑀,1981年生于贵州安龙县。2003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获学士学位,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中国当代青年艺术家之一。
高瑀
高瑀 (7张)
[1] 

高瑀解读艺术家作品

作为经典中国式主题的熊猫经常出现在服装、文学或是漫画中,且都是憨厚温顺的形象。然而,在高瑀的作品中,他打破常规塑造了一个暴躁易怒的熊猫GG。高瑀不仅不喜欢熊猫,甚至很讨厌它,在他看来,这个懒惰的动物根本不配作国家的“国宝”,以熊猫代表中国简直荒谬至极,所以他创造的熊猫形象是那么的暴力、血腥。反映了敢于冒险、追求自由的中国年轻一代,面对当代社会善伪、美丑混淆,欲望、暴力、情色交织,商业消费文化盛行等问题时承受的压力和产生的反思。在2002年,他画了第一张贪婪地吃竹子的熊猫,这个有点自传式的角色从此一直出现在高瑀的画布上。
高瑀作品图
高瑀作品图 (22张)
分析高瑀年少的爱好可以让我们更进一步的了解到高瑀的艺术取向。高瑀生长在普通的贵州家庭,很早就开始迷恋古代哲学。因为怕妈妈不理解,他常常躲在被子里偷偷读老子的书。中国古代文学和漫画书构建了他的哲学倾向,使这个看似单薄的时髦青年,具备了常人难以察觉的成熟心智。所以,高瑀的作品画面的处理受到漫画影响,表现的文学主题来自于中国古代典籍,古代哲学思想更是形成他对艺术与生活的洒脱风度的动因。
高瑀的作品是以卡通为主题,色彩五彩缤纷,有着川派画家活泼、艳丽的风格。高瑀常常在作品中带着黑色幽默,以戏谑的方式重新演绎经典和人们心里的既定形象,展现了现代新新人类对过去经典卡通形象的一种解构和调侃。他的作品画面简洁明了,色彩纯净明朗,运笔寥寥却极为传神,画面中的大片留白似有“无声胜有声”的意味。整体来说高瑀在画面中试图表达一种当下年轻人的生活状态,比如05年他创作的《一个人的孤单》在他们光鲜、喧闹的外表下,或许正藏着这样的一颗寂寞而无助的心。乳白色的背景和温润的浅绿搭配,恰到好处,使作品在诙谐的态度之下又蕴藏着细腻感性,而细腻感性之中又有着内在情绪的张力。在高瑀平面化且色彩简单的画面中,我们还可以跟着GG和他偶尔出现的女朋友一起探险。
“标本”是高瑀的第一个个展,展出了他从2003年至06年的20多件作品,主要题材是“熊猫”:穿着蓝色“超人”斗篷的熊猫、腹部中空内脏毕露的“标本”熊猫、时尚的熊猫小妹。07年个展,漫画与电子网络时代的新艺术风格特点鲜明,其艺术作品中的寓言意识,不同于现代主义的象征意识。以熊猫与孙武空的形象作为主题特征,是80后卡通语言这一类型的艺术群体的代表人物。更在2007年被市场追捧,作品《2005年作 岁寒三友》在北京诚轩秋拍上创下个人最高拍卖纪录。
而在08年开始,高瑀开始把他的熊猫GG引入更广阔的艺术舞台。在动画片里,熊猫化身成孙悟空,与“超人”展开一场传奇之战。在“熊猫小堂”的个展里,GG的形象出现在各种生活用品中:T恤、水杯、沙发、墙纸,这些精心设计的产品展示出高瑀对于流行文化和消费文化的兴趣。09年“会唱歌的星星”在意大利米兰玛蕊乐画廊举办,此次个展是高瑀为其在意大利米兰玛蕊乐画廊的展览专门构思的艺术项目,这一次他的小熊猫化身为宇航员,驾驶飞船游弋于由行星、恒星、月球所构成的银河当中。2010的“为落选者干杯”, 借用了一些经典剧本、新角、新行头。并且在之前的熊猫GG基础上又创造两个形象,以熊猫的英文拼写Panda来分化出Peter Pan与Dada。值得提出的是,高瑀在这批画作的技法处理上,颇为独具匠心。多层丙烯颜料及多种色彩的运用、以及对画面的独特处理方法,使画面很亮,这也是让很多人起初误认为就是漆画的原因。
高瑀作品中所谓“符号的复制”给他带来了名气和争议,不过,高瑀对此并不关心,表示还是一如既往地轻松画下去。如果你问他熊猫会画到什么时候, 只要有人还继续着“熊猫的崇拜”,高瑀就有动力去创作下一张画。
在艺术市场,高瑀的作品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他“饲养”的“熊猫”是藏家们梦寐以求的宠物。熊猫的形象以超现实、卡通的形式表现出来,作为其作品的主要形象,这是高瑀所描述的“当代艺术斗争”——“善”与“伪”、“美”与“丑”被混淆在一起。高瑀也是同龄艺术家中的佼佼者,虽然只是以卡通的形式创作,却摆脱了当前众多艺术家都面临的各种束缚,开启了当代艺术的广阔领域。
[2] 

高瑀解读艺术家

高瑀是典型的金牛座。喜欢拉帮结派,喜欢过集体生活,好热闹。但可能由于高瑀的靠双子,也还有一点分裂,在有些情况下他会给人感觉会变得很闷。在工作之外的他,喜欢看书,玩游戏,跟朋友喝酒、吃饭。开始喜欢听摇滚乐,后来就听民谣了,再后来就听流行歌曲了,并且听流行歌曲还是有目的的,竟然是为了唱歌方便。比如今天晚上大家有约,唱K,高瑀白天就会先听两首。
初中时的高瑀,自他自己的描述是:“我的整个初中就是一边学打卦,一边画漫画过来的”。不管是否协调,少年高瑀就是这么成长起来的。初一时,一堂被讲成奇幻故事的《老子》把他带进了古典世界,只是当时不得其门而入的他有点跑偏,开始从气功、 炼丹、奇门遁甲、周易八卦的“邪道”上拥抱传统文化。好在一通百通,不管是帮同学摇卦算命,还是抱着《词律辞典》自学写词,让看上去好像“快男”一样的高瑀武装着一副厚重的中国传统哲学思维与修养。
而他的大学时光主要是在茶馆和酒吧里度过的,但他觉得他那时“乱搞”出来的东西都相当有意思。比如他提到的,在那时曾做过一个颇受争议的“电鱼”装置,一个装按钮的环形鱼缸,一按按钮,里面的鱼就会被电死,他把这个事实告知观众,但是仍有很多人会去按按钮,电死鱼,他就把人物、时间都如实地记录下来。
编故事、画漫画对于高瑀来说就像与生俱来的两个本能。小时候,他跟所有的同龄人一样醉心于《变形金刚》,不同的是,他当时就编了一个故事讲给妈妈听,“我记得那故事叫《美国差点覆灭记》,现在回想起来相当的冷战思维,而且跟后来的《打虎》是一脉相承的。”这也就难怪,为什么早在经济危机之前高瑀就画出了那张“打倒资本主义纸老虎”这么有先验意识的作品了。
漫画把高瑀引上了学画之路,对“油老大”的向往又促使他考取了四川美院油画系,只是此时的他再也不想当一个漫画家了,选了三画室的他开始玩转各种当代艺术形式。“那时候认定‘媒介先进论’,觉得画画是过时的,所以装置、行为、录像、Flash动画都玩遍了,画画只是零敲碎打的。
高瑀:将口无遮拦进行到底
2002年,当高瑀笔下第一个熊猫形象出现在画布上时,包括高瑀在内的很多人可能都没想到,这只熊猫在短短几年时间里,以火箭的速度一路冲破百万元关口。同时,高瑀“艺术价格能够衡量艺术价值”的高调言论,也曾将其推至风口浪尖。
高瑀认为,熊猫是“演员”,自己是“导演”,作品是“剧本”。如果说其作品是“一只熊猫打天下”,那么高瑀便是一位永不妥协的“导演”。
熊猫“故事”符合我性格
商报:熊猫在人们心目中都是憨态可掬的形象,而你笔下的暴力版熊猫颠覆了这种形象。将熊猫设定为这样的形象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高瑀:这与我的性格有关,希望以这样的基调呈现作品,如同美国导演昆汀·塔伦蒂诺拍摄的美国B级片的黑色暴力风格一样。即便我不选择熊猫,在其他人或动物身上也会体现这样的风格。
商报:你将自己视为“导演”,将熊猫视为“演员”,一切的表演取决于“剧本”所要讲的故事。最初为何挑选熊猫担任主角?
高瑀:上学时,熊猫就已经成为我画中的一部分,但当时并没有认为熊猫的形象会成为今后的创作主线。在进入职业艺术家行列后,我认为,熊猫可以作为创作主题,也能够引申出很多创作元素。2002年,在作品《熊猫先生不是诸葛亮》中,熊猫正式亮相,其实画面中周身插满箭的熊猫是对当时东方异国情调在 西方艺术世界获得成功的反讽。我想说的是,草船借箭是不现实的,反而会把自己弄死。
此后,我发现这种讽刺的风格可以沿用在其他创作中,因此熊猫也成为我每一部“剧本”的主角。
商报:小时候,你喜欢“涂鸦”,直到上初三时才开始接触正规美术训练。现 在回过头去看,你如何看待小时候“涂鸦”所产生的影响?
高瑀:我认为,小时候“涂鸦”的经历对此后的学习和创作产生了一些影响,特别是我画漫画时的经历。虽然当时怀揣着当一名职业漫画家的理想,锲而 不舍地将自己的“涂鸦”投稿给漫画杂志,却还是屡屡遭退稿。但这样的经历培养了我某种审美趣味,就是要在作品中有幽默感和叙事性。这些都是通过漫画培养起 来的。
我的成功不属于“80后”个案
商报:卡通式的熊猫作品取得了成功。你认为这属于“80后”艺术家的个案,还是带有一定的普遍性?
高瑀:我认为,这代表了一定的普遍性。艺术家风格的产生与时代紧密相关。“80后”艺术家需要展现具有时代特点的作品,如果在寻找属于“80后”这代人的艺术时,看到一幅非常“学院派”的作品,虽然画得很好,但我认为这不属于“80后”对这个时代的认知。
商报:你的作品中有漫画情结,同时中国、美国、日本的漫画和动画片勾勒出“80后”一代人对于漫画的认知。对你来说,哪国漫画或动画片对你的影响更大?
高瑀:我最早接触的是国产动画片,此后日本、美国的动画片才陆续进入中国。在整个接触漫画和动画片的过程中,应该说在人生的不同阶段,这些漫画 和动画片在我身上产生的效果是不同的。从某种角度上讲,国产动画片对我产生了根本性的影响,美国和日本的漫画和动画片让我拓展了视野。
商报:你的作品的拍卖价格在短短几年时间里,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再到过百万元,目 前你已经被人称为“艺术明星”。对于美术院校的毕业生来说,刚毕业时创作的作品普遍被认为不成熟,你的作品在创作之初是否具有成熟的想法?
高瑀:我在创作之初选择的大方向比较好,但是对于作品的认识是需要在创作中不断修正和充实的。如果过早将自己定型在某一创作形式上,今后的创作会很痛苦。我认为,我的成功也有一部分运气成分。
上我不会妥
商报:去 年,在尤伦斯艺术中心“扯扯卡通皮”的艺术脱口秀上,你喝着威士忌说出的“用艺术品价格去衡量艺术价值”遭到各方质疑。现 在来看,当时的这番言论是真实想法还是酒精的作用?
高瑀:这句话我以前就曾说过。那天我只是又说了一遍,而且当时我说的是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之后,艺术品价格反应艺术价值,并没有指当下。
商报:你认为,这些言论是否会影响作品在市场中的表现?
高瑀:不会。艺术市场还是要看艺术品本身。艺术史上,有很多艺术家都有一些公众认为会影响艺术品市场价格的行为。例如萨尔瓦多·达利,他一直不回避金钱的问题,但也没有阻止人们追捧他的作品。艺术品产生后,对其定义的不是艺术家而是整个社会。
商报:很多人说你对待当代艺术的言论是“口无遮拦”。今后你是否会坚持?
高瑀:是的。妥协是对之前所有事情的否定,我不需要这样的定位。
没想到艺术家能一夜暴富
商报:看到你的作品时,很多人会联想到日本艺术家村上隆的作品,认为其中有模仿的成分。
高瑀:这很正常。如果我们不从表面判断作品,会发现我与村上隆作品之间的区别。这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我认为,这种争议的存在很真实,关键还在于自己对作品的定位。
商报:你的作品价格以火箭式的速度蹿升。你是否想到过会有这样的成绩?
高瑀:我完全没有想到。刚开始创作时是2002年,当代艺术市场还没有目 前的规模。这在我进入到这个行业时是完全没有想到的,当时也不会想到做艺术家能够一夜暴富。
商报:一幅卡通作品能够拍到上百万元的价格,可能很多人会表示不理解。对此你如何看待?
高瑀:公众接受一种艺术形式需要时间。例如,毕加索的作品能够过亿元在当时的公众看来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波洛克的作品也一样。目 前,印象派作品被公众普遍认知和接受,而印象派实际上19世纪便开始兴起。因此,我们接受当代艺术还需要很长时间。
商报:2008年,你在“熊猫小堂”项目中开始推广自己的艺术衍生品。你如何看待艺术家的艺术衍生品开发?
高瑀:实际上,艺术衍生品开发很复杂,牵扯到很多环节。目 前,对于艺术衍生品来说,市场相对较小,因此开发的质量不高。我们看到的很多艺术衍生品都非常简单,就是将自己的作品印在各种物品上。我认为,艺术衍生品市场还需要培育,艺术家也应该增加自己作品的附加值。
熊猫演正
商报:去 年至今,你没有举办新的展览。创作是否会有新的变化?
高瑀:创作风格上不会有新的变化,还是以平面化创作为主,但在创作工艺上会有一些转变。目 前,我正在尝试画面与丝网的结合。
商报:创作上的变化,是否出于想突破一直以来常态化的创作?
高瑀:我想在创作中寻求新的刺激。以前的作品创作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对我来说是一种消耗,在作品创作上需要寻求新的突破。
商报:你的创作一直以熊猫作为主线,让熊猫成为各个故事的主角。在新创作中是否会续写熊猫的故事?
高瑀:是的。新创作基本还是在续写熊猫的故事。如果说,以前的创作是让熊猫演喜剧,以后可能会让它开始演正剧。[3] 

高瑀个人履历

高瑀个展

2010
为落选者干杯,星空间,北京,中国
2009
会唱歌的星星,玛蕊乐画廊,米兰,意大利
2008
熊猫小堂,星空间,北京,中国
2007
五行山,墨画廊,北京,中国
2006
标本,案艺术,北京,中国
2001
“梦魇. 人与偶”摄影作品个展,四川美院,重庆,中国

高瑀群展

2012
解禁之后——新一代的性与爱,星空间、798时态空间,北京,中国
2011
一个人的剧场——80 后艺术家作品展,何香凝美术馆,深圳,中国
风泉满清听——首届未来大明星艺术展,华山1914,台北
绝对伏特加艺术收藏2011 巡展,今日美术馆,北京,中国
有没有展览?,中韩当代艺术展,天画廊,北京,中国
2009
北京- 哈瓦那,古巴国家美术馆,哈瓦那,古巴
编织一个中国梦,星空间,北京,中国
从Zero 到Hero,星空间,北京,中国
2008
浅薄不是我的座右铭,星空间,北京,中国
找自己,民生当代艺术中心,上海,中国
2007
1976——2006乡土现代性到都市乌托邦:“四川画派”学术回顾展,中外博艺画廊, 北京
诺基亚“时尚,角度至上”主题创作
2006
坏孩子的天空,星空间,北京,中国
超验的中国,阿拉里奥画廊,北京,中国
2005
下一站,卡通吗?,星空间,北京,中国;何香凝美术馆,深圳,中国
70 后艺术,明园艺术中心,上海,中国;今日美术馆,北京,中国
自我造局,上海证大现代艺术馆,上海,中国
2004
少年心气,何香凝美术馆,深圳,中国
2003
“青春就是权力”(中国,上海),第二届贵州双年展(中国,贵阳)。
2002
“漂浮中的梦境”(中国-港-术公社)。
“异花现实”,上河车间,昆明,中国
重庆美术馆开馆展,重庆美术馆,重庆,中国
“注意力”重庆,中国

高瑀出版

2010
《为落选者干杯》,星空间,北京,中国
高瑀 出版册 图
高瑀 出版册 图 (12张)
2009
《会唱歌的星星》,星空间,北京,中国
2008
《找自己》,星空间,北京,中国
2007
《熊猫小堂》,星空间,北京,中国
2006
《标本》,星空间,北京,中国
《坏孩子的天空》,星空间,北京,中国
2005
《一卡通》,星空间,北京,中国
《下一站,卡通吗》,星空间,北京,中国

高瑀收藏

何香凝美术馆,深圳,中国
绝对伏特加艺术收藏,瑞典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画家 人物 书画家 中国